您的位置 : 輕葉小說網 > 資訊 > 言情小說 > 素生未欠一分情

素生未欠一分情

時間:2019-06-30 11:15:45來源:輕葉小說網

素生未欠一分情安以默陸銘啟by朝花夕拾最新章節在線閱讀由輕葉小說為大家帶來,這是作者“朝花夕拾”原創的一部都市虐心小說,主要講述的是男女主角安以默、陸銘啟之間非常曲折的愛情故事,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!

>>>>《素生未欠一分情》在線閱讀<<<<

素生未欠一分情小說

五年了,安以默第一次開口求他。

“那等你死了再說吧。”陸銘啟不冷不熱諷刺道。

安以默便不作聲,蜷縮在沙發上,沉沉睡去。

陸銘啟覺得有些不妥,但說不上哪里不對勁,他過去搖了她一下,“起來!”

安以默睜開沉重的眼皮,看了一眼墻上的時間,“哦……對,我要給你做早飯了,你要上班呢。”

這是五年來,陸銘啟第一次見到在廚房里忙碌的身影,眼神瞬間有點恍惚。

這個女人這幾天實在是太奇怪,他們在一起的這幾年,他從沒看她這么疲倦的樣子,唇色慘白,臉色也不太好看,像是病了一樣。

她病了嗎?

想到這里,他突然覺得莫名煩躁,他是巴不得把她折磨得不成樣子的人,怎么還管她是不是病了?

早餐好了,還是他喜歡的廣式艇仔粥,沒有他討厭的油條。

原本安以默以為像他這樣有錢有勢的人吃早餐應該是精致而奢華的,但是想不到這么接地氣,恰好這些她都會做,所以他每次都吃的很滿足。

“坐下。”

五年來,他第一次叫她一起吃早餐。

若是平時,她肯定是毫不猶豫坐下了,但是今天不行,她的身體輕飄飄的,感覺隨時都要倒下。

“你吃吧,我累了,我要睡一會。”

“你就這么急不可耐?”

安以默不解地看著他,不知道這個寡言少語的男人為什么今天話這么多。

他起身,把她逼到墻角,“你就這么急不可耐的離開我到那老頭身邊?!”

她轉過頭,不看他咄咄逼人的眼神,虛弱地說,“是你讓我嫁給他。”

“所以你就這么急不可耐上了他的車?”

“你監視我?”

“我監視你?你值得嗎?你知道剛剛那個女人是誰?她就是邱國邦女兒,她想爬上我的床!”

安以默聽到這里,覺得陸銘啟更加恐怖了,他不但要報復邱國邦,他還要利用他的女兒。

世人不知坐擁陸家大集團總裁位置的陸銘啟是什么樣的人,她卻一清二楚,他對女人從來沒有愛,只有利用,只是看利用到什么程度。

他也曾利用過她,比如那次讓她出去陪一個重要的客戶喝酒喝到凌晨五點胃出血,他不管不顧,自己跟客戶走了,她自己一個人打120去醫院差點死在病床上,他從不過問。

他活在這個世間,就像一具行尸走肉。

有時候她有些妒忌,妒忌死去的艾可可,一個死去的人,卻得到他一輩子的愛,而她,就算此時此刻在他面前死去,他肯定是連眼睛都不眨,她知道這樣的比較其實很可悲,但是她無法控制自己胡思亂想。

誰讓她犯賤的愛上了這個冷血魔王呢?

腹部又開始一陣陣作痛,剛剛清理完的血,仿佛又流出來了,傷口也一下下的抽痛,安以默覺得自己快要死了,眼前的陸銘啟的臉開始模糊。

這個時候的他,棱角沒有那么硬朗,沒有那么兇,反倒有那么幾分孩子氣的溫柔。

其實吧,陸銘啟的長相不兇,只是不常笑,所以顯得那么兇,安以默覺得他是裝出來的,她心疼他。

怎么會不心疼呢?她也懂得失去最愛的人的滋味呀,在他愛人死的那天,她媽媽也死了呀……

“陸銘啟,我想再求求你,你等我說完,你再拒絕我,好嗎?”

安以默一邊說著,身體已經不自覺的靠在陸銘啟的懷里,她突然覺得冷,六月的天氣,開著空調的室內,原本是正常的,但她冷的不行。

陸銘啟本想推開她,但是感覺懷里的女人冷冰冰的,溫度不正常,他不拒絕,等著她把話說完。

“在我離開你之前,你能,好好的抱抱我嗎?”

她貪婪地汲取他身上的溫度,感覺他的懷抱溫暖極了,也安全極了,她好想就此睡去。

“你休想,我只是讓你跟他結婚而已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你的意思,你不就是想報復嗎?你想讓我跟他結婚,在那時候,動用你所有的媒體資源,把這個婚禮搞得轟轟烈烈的,然后我爸也看到了,他在慶幸我活著的時候,也肯定會傷心,讓我嫁給這么一個跟他一樣年紀的男人,你讓他的心不斷起伏,你想刺激他,讓他自然死亡,他有心臟病……”

安以默說著說著竟然流淚,她是不想哭的,這五年來,她除了他拖著她回來的那天晚上哭過一次,這是她第二次哭。

陸銘啟只覺胸前一陣溫熱,心中竟有些莫名的……心疼。

他一把推開她,“你知道最好。”

“我話還沒說完呢,陸銘啟,你能讓我把話說完嗎?”

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瑟瑟發抖,下面的血連姨媽巾都包不住,往腿間流下來。

陸銘啟也看到她腿間的血,厭棄看了一眼,“我跟你無話可說,準備好當你的新娘子吧,還有,把血處理好,別臟了我的家。”

他說完,摔門離去。

待車子離去,她給梁宇明打了個電話,讓他幫忙聯系邱國邦。

素生未欠一分情

素生未欠一分情

作者:朝花夕拾類型:言情小說狀態:完結

跟了陸銘啟五年 她以為這一生就這樣跟他過下去了 卻不想他逼著她嫁給一個50歲的強奸犯 五年時間,他讓她沒有了三個孩子 遠走高飛,原以為能此生不見 他卻尋上門:“哪怕你結了婚,我也要你。” 她曾以為,他是恐怖的掠奪者 直到最后,才知道,他也會放棄 他也會有一天不告而別……

小說詳情
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投注